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轩然大波
    “别看这东西不多,可是十多只野蚕吐出来的,我也就剩下这一点了……”

    方逸拿起那团丝线,看上去杂乱无章的蚕丝在他手中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快速的被编织到了一起,柏初夏开始的时候看着好玩,但盯着看了一会,就感觉头晕目眩,连忙将目光转到了旁边。?ranwe?n? w?w?w?.?r?a?n?w?en`org

    “方逸,你是不是真会道家的什么占卜算卦的本事啊?”柏初夏有些好奇的问道,她知道外公看人很准,他老人家在如此大的事情上,能听从方逸的意见,显然是信了方逸所谓的相面之术。

    “当然会了,要不要我帮你算算姻缘?”方逸闻言哈哈一笑,手指仍然在飞快的拨动着,那一团乱麻般的丝线,已经变成了一根透明又略带一点草绿色的绳子。

    “哼,卦不算己,别以为我不懂……”柏初夏皱了下小鼻子,冲着方逸翻了个白眼。

    “哎呦,你说的没错,以后你要嫁给我,这事儿我还真算不出来……”方逸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却是让柏初夏俏脸一红,小拳头忍不住就敲了上去。

    “别动,别动,我给你戴上……”

    方逸说话的功夫也没耽误编制手链,抓住柏初夏的右手之后,方逸将那手链给戴了上去,试了一下松紧之后,就在柏初夏的手腕上编织了起来,几分钟之后,一个浑然天成的天蚕丝手串就出现在了柏初夏的手腕之上。

    “这个松紧程度不会勒住你的手腕,但也摘不下来……”方逸很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作品,点了点头之后,说道:“这东西有趋吉避凶的功用,日后你不要想着把它摘下来……”

    “嗯,这辈子我也不摘下来……”

    性格爽直的柏初夏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脸上又是一红,她知道自己很可能是真的爱上面前的方逸了,因为长这么大,柏初夏还从来没在男人面前脸红过。

    “那可不行,这东西戴十多年没问题,但时间太久天蚕丝也会损坏的……”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护身的东西有很多,我现在修为不够,有些东西还制作不出来,等日后我能做出来再送给你。”

    “这个就很好了……”

    柏初夏闭上了眼睛,将脑袋靠在了方逸的肩膀上,和一个男人如此亲近,是除了亲人之外柏初夏从未体验过的,但她的举动却是十分的自然,方逸那宽厚的肩膀,让她有种小时候在父亲怀里的感觉。

    “方逸,你身上怎么那么好闻?用了香水了吗?”

    闻着方逸身上那种有些清香的味道,柏初夏喃喃说道,她从来都没有想到方逸身上的味道如此好闻,在柏初夏的记忆里,不管是父亲还是舅舅他们,都是一身的烟味,小时候柏初夏最怕的就是被他们抱在怀里。

    “香水?那不是女人用的吗?”方逸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我自幼修道,在山中接受的污秽之气比较少的原因吧……”

    对于柏初夏的这个问题,方逸其实是知道的,在去缅甸之前,方逸身上也没有这股清香的味道,但是在缅甸修为晋级之后,却是又排出了一些体内的杂质,这种体香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方逸也不知道原因所在。

    “真想跟你去山里住一段时间……”从小就在城市生活的柏初夏,对方逸口中所说的山中生活很是向往,眼中不由露出了憧憬的神色。

    “你肯定不习惯,山里的生活对于而言,太苦了……”方逸轻笑了一声,柏初夏虽然远比那些城市里的女孩要坚强得多,但是在方逸看来,也是太娇惯了,山中生活可不是她们这些人能适应的。

    从小住在山中的那个破道观里,冬凉夏暖不说,年久失修的道观还会经常漏雨,蚊虫蛇蚁更是爬的到处都是,早上起来头上爬个蝎子那是经常的事情,胆子稍微小一点恐怕都能吓晕过去。

    “我不怕吃苦,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柏初夏轻轻握住了方逸的手,心中无比的安宁,昨夜在外公那里所受到了惊扰,也逐渐的消失掉了。

    “行,我到时候先给你在道观里装个自动马桶和浴室,要不然你洗澡的时候可是要被山里猴子给看光的……”方逸闻言哈哈一笑,却冷不防感觉腰间一疼,却是柏初夏的小手已经掐在了他的软肉上。

    “方逸,我父母十五号左右回来,你到时候去见见他们吧?”

    柏初夏收回了手,很认真的看着方逸,不知道为何,就在刚才那一刻,她心里居然有了想要和这个男人厮守一辈子的想法,就连柏初夏自己都吓了一跳,毕竟她现在还很年轻啊。

    “好,那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过几天就去京城……”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神情没有丝毫要见老丈人的窘迫,话说在卫老爷子那样的人面前方逸都能做到不卑不亢,这世上估计也没有什么人能让他感觉到紧张的。

    “好,我妈妈那个人其实很好相处的,我把喜欢抽雪茄,我给你说……”

    看到方逸答应了下来,柏初夏心里顿时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连忙向方逸说起父母的性格习惯来,她一点都没注意到,现在的自己,和以前那冷若冰霜的形象几乎完全不同了。

    一天的时光,就在两人的卿卿我我中很快的过去了,由于外公交代了晚上要回去陪他吃饭,卫铭城下午的时候过来接走了表妹,另外将方逸送给老爷子的那枚西王赏功钱也带了回去。

    第二天柏初夏是跟着大舅一起返京的,所以也没让方逸送行,接下来的几天,余宣返回了闽省,方逸加工赶制了几枚玉器雕件,一直都呆在家里没有出去,但是在方逸所接触不到的一个领域,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你小子还有心思在家里琢玉?”

    卫铭城在一天傍晚来到了方逸的家中,他也没空手来,两手各拎着一箱军队特供的酒,和老爷子过寿那天喝的是一模一样,卫铭城显然是从他爷爷那里顺手牵羊来的。

    看着方逸满手的灰尘和玉屑,卫铭城站在门口就嚷嚷了起来,“外面都快闹翻天了,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呀?”

    方逸一脸莫名其妙的把卫铭城让进了屋里,让他坐下之后,自己先去洗了手,这才给卫铭城倒上了一杯热茶,余宣是闽省人,上次来的时候给方逸带了不少铁观音和大红袍,他这里倒是不缺好茶叶。

    “这什么茶叶啊?”原本就口干舌燥的卫铭城喝了一口茶之后,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回头我给你拿点爷爷的茶过来,真正的西湖龙井,比你这茶好喝多了。”

    “卫哥,我从小是在山里喝野茶树上的茶叶长大的,这茶叶就已经很不错啦。”

    方逸笑了笑,看了一眼卫铭城放在门口的两箱酒,说道:“你今儿火急火燎的跑来,是想找我喝酒呢?还是想找我喝茶?如果喝酒我去炒几个菜,咱们边喝着边聊怎么样?”

    “当然是喝……别,别喝酒了,咱……咱们还是喝茶吧……”

    卫铭城也是好酒的人,但一想到方逸那如同无底洞一般的酒量,话到嘴边却是又变了,和方逸喝酒,他今儿能不能自己走出这屋子还在两说之间呢。

    “来,喝茶,绿茶我好像也有一点,给你换一杯?”

    方逸静静的给卫铭城冲泡着茶水,有余宣这收藏古玩杂项的老师,方逸所用的茶具也很讲究,给卫铭城用的这一套,是解放时的一位工艺大师制作的,现在的价格已经在二十万元左右了。

    “别,就喝这个吧,我过来也不是为了喝茶的……”

    听到方逸的动作和看到他的举动,卫铭城心里不由产生一种很深的挫败感,他发现方逸沉稳的真不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居然丝毫都没有打听自己来意的意思,好像他真的是来喝茶一般。

    “不是来喝茶,也不是喝酒,那卫哥你是过来干什么的?”方逸笑着看了卫铭城一眼,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其实早在卫铭城打电话的时候,方逸就知道他要来干什么的了。

    “你小子是不是已经猜到了,故意在这逗我玩呢?”卫铭城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的,但那心思却是灵透的很,一看方逸脸上的笑容,就知道自己的来意怕是早就被人猜到了。

    “卫哥,老爷子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方逸也没在和卫铭城开玩笑了,说实话,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方逸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卫家在军队根深蒂固,老爷子现在要壮士断腕乃至舍弃更多,这并非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

    “我们家算是被你小子给害惨了……”

    卫铭城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大伯已经退下来了,二伯也向上面递交了因为身体不适退出领导岗位的申请,另外我大哥二哥都调离了京城,现在外面都在猜我们卫家出了什么变故呢……”

    卫家在军队的根基,还要远远超出方逸想象的,卫家大伯二伯同时退出在军队所引起的震动,不亚于是一枚核弹投在了华夏大地上,在这几天里,无数肩膀上挂着将星的人想来见老爷子,他们都以为老爷子不在人世了,卫家才会做出如此举动。

    不过卫老爷子却是闭门谢客,对于自己以前的老部下是一个都不见,甭管谁来都是吃了闭门羹,这让外界的猜测愈发的多了,尤其是军队里人心浮动。

    卫家虽然在军队势大,但也不是一家独大的,卫家同样有政敌也有朋友,在这种情况下,意见相左的政敌自然会散发出一些不好的消息,使得这摊水变得愈发的浑了,甚至惊动了核心层领导。

    就在前天的时候,从京城有一架专机降落在了金陵,一位大家经常可以在电视里看到的领导人悄然的去到了老爷子的住所,整整呆了差不多有三四个小时才离开,谁都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了些什么事情。

    但是当那位领导人回京之后,军委和中央却是马上就批准了卫铭城二伯的报告,并且给予了他几十年的军队工作极高的赞扬,退下来的待遇也提高了一级,等同于大军区正职了。

    这个举动正让很多人看不明白的时候,又是一个命令签署了下来,在内卫部队中任职的卫嘉熙,居然跨过了从少将到中将的这个门槛,直接晋升为内卫部队的副司令员,同时也成为了军队中现任最年轻的一个中将。

    就连卫铭城也是得到了一些好处,他原本还要再等上一年才能晋级军衔的,但前两天却是被授予了中校军衔,同时也调离了机关,成为了金陵市支队的副支队长。

    这两个任命,让很多有心人都是大跌眼镜,很多人这会都琢磨出味道来了,不过对于老爷子的这些举动,大多数人都是感觉卫家的掌舵人有些老糊涂了,竟然用军队的实权去换取了他们卫家在杂牌军的实力。

    要知道,内卫部队固然很重要,但比起军队来,还是差的太远,而且也同样受军委领导,卫老爷子把即将要进军委的老二给撸了下去,只是换到了一个中将副司令员的位置,在谁看来都是一个赔了个底朝天的买卖。

    “动的这么快?老爷子好手段……”

    听到卫铭城的话,方逸也是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卫老爷子会徐徐图之,用一种将影响降低到最低的办法来完成家中两位顶梁柱的隐退,但卫铭城的话,却是让方逸重新认识了卫家老爷子。

    其实相比方逸所想的办法,卫老爷子的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才是最适合现在的卫家,既然知道了卫家在军队的实力让一些人生出了忌惮的心理,老爷子干脆就自己将自家在军队的势力完全瓦解掉,以表明军人不从政的决心。

    “好手段?我们家都快闹翻天了……”

    虽然在这件事里得到了实惠,但卫铭城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原因很简单,在这几个任命出台之后,不但是军队里的卫家势力不知所措,就连卫家的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别的不说,卫铭军这几天就一直呆在了老爷子那里,根本就没有去将要任职的部队报道,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想不通,想不通爷爷为何会走了这么样一步棋,这等于是断送了卫家在军队里几十年所培养出来的根基。

    大伯二伯大哥二哥都吃了大亏,反倒是卫铭城父子俩落到了实惠,这也使得卫铭城这几天都没敢去爷爷那,生怕碰到了大哥不知道说什么,今儿上午听说爷爷拿着拐杖把大哥给赶走了,卫铭城才偷偷的溜过去转了一圈。

    但卫铭城很清楚,这件事肯定会在大哥和二哥他们心里落下了芥蒂,如果以后卫铭军能一帆风顺扶摇直上还好,但万一被自己给赶超了的话,那他们的兄弟之情怕是都要出现问题的。

    “退一步海阔天空,等过上个几年,你们就知道老爷子的选择是对的了……”

    看到卫铭城一脸纠结的样子,方逸摇了摇头,以卫铭城父亲那一代人的眼界,或许能看出未来的一些动向,但卫铭城哥几个就差的远了,他们根本就感受不到危机的临近。

    “唉,有了这么一出,明年过年的时候,家里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像今年这么和睦了……”卫铭城唉声叹气的说道,他从小跟在几个哥哥屁股后面长大,兄弟之情还是很深的,心里自然不好受。

    “卫哥,有老爷子在,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的。”

    方逸出言安慰了卫铭城一句,反正这事儿方逸只能是管杀不管埋,而且他也没有能力牵扯到其中去,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老爷子乾纲独断,和他方逸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但愿如你所说吧……”卫铭城喝了一口茶,心情烦躁的他已然是忘记了方逸的酒量,有些不耐的说道:“这茶喝着一点劲都没有,咱们还是喝酒吧。”

    “成,你先坐着,我炒几个菜咱们喝点……”方逸是无所谓啊,这酒是纯粮食酿造的,其中蕴含的热量可是要远高于食物,对于方逸而言纯粹就是补品,那是喝多少都不嫌多的。

    卫铭城主动找酒喝的下场,就是醉的人事不省,喝了一斤半之后就开始胡言乱语,被方逸劝着喝到两斤,直接就突溜到桌子底下去了,还是方逸把他给扶进房间里的床上。

    “嗯?胡哥,我在家里啊,刚才没听到手机响呀……”

    回到客厅里,方逸看到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正在闪烁着,为了不影响自己琢玉,方逸特意把声音和震动都取消掉了,所以打他的电话,通常打十次只有一两次能被方逸看到的。

    “怎么着?没人陪你喝酒啦?我这刚喝倒了一个……”电话是胡立志打来的,刚一接通就被他好一阵埋怨,说是已经打了方逸十多个电话,就差没找上门来了。

    “你小子少和和胡扯,我在和你说正事,彭斌那边出了点麻烦……”电话中传来了胡立志的声音。

    “什么?我大哥出事了?”听着胡立志的话声,方逸的脸色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